赛尔集团

行业新闻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新闻

500亿美元关税加征首日 宁波外贸应对

发布时间:2018-07-09      点击数:1129

 没有奇迹发生。”慈溪进出口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任月娥苦笑了下,今天就是美国实施加征关税的起始日,原本还寄希望于这段缓冲期内,情势出现逆转,但如今看来,美中互相加征关税已在所难免。

  她所在的公司,主要自营和代理慈溪当地颇具比较优势的小家电、轴承、汽配及部分轻工产品的出口。“500亿美元清单刚出来时,公司有部分轴承产品被卷入,总体金额不大。但现在担心的是,万一后续2000亿美元清单出来,或许就得考虑产业转移。就像前几年纺织服装产业转移一样。”

  500亿美元关税加征靴子落地。即日起,美国将对清单中的第一批340亿美元、818种商品加征25%关税。

  身处漩涡,宁波的外贸企业已经做好准备,危中求变,应对接下来的连番挑战——

  市场开拓力求更深更广

  “看这张表,2017年宁波20个主要出口市场增长情况中,美国作为宁波最大的贸易伙伴,增长了18.3%。另外,新兴市场俄罗斯增长很快,在宁波的出口市场中排到了第七!”在日前召开的重点企业外贸形势座谈会上,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业务一处处长助理孟祥龙介绍。

  未雨绸缪,先人一步,宁波正在收获新兴市场红利。“大家应该还记得,2015年至2016年,宁波外贸维持低位徘徊,增速不及全国。”孟祥龙指出,当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新兴市场开发受美元加息周期影响较大,但去年开始,新兴市场出现超跌反弹,尤其是俄罗斯等金砖国家的红利释放,让宁波抢到了“头口水”。

  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为4445家出口企业提供承保支持,承保规模达125.5亿美元,同比增长16.3%,比全国平均高出3.8个百分点。上半年,为宁波企业新开发的海外买家批复信用限额9921个,合计金额46.6亿美元,占全国8.4%,新买家(新限额)拉动出口12.7亿美元。

  “市场开拓,一定是整体布局。”盛威国际控股(中国)有限公司副总裁王磊告诉记者,近年来,公司逐步从卖产品转向卖服务,“传统市场方面,我们承接了洛杉矶警察局反恐中心的枪械库项目、雅虎在日本的数据中心项目。新兴市场方面,Facebook在新加坡的数据中心、juniper在印度的数据中心、阿里巴巴在印尼建设的数据中心,都是我们设计和施工的。”

  在东方宏业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建昌眼中,“走出去”不再是劳动力和关税的双重挤压下的被动选择,而是顺应产业转移规律,通过国际产能合作,逐步构筑外贸发展新动力的方向。“在巩固美国市场和产能向新兴市场转移的同时,下一步,希望加大对俄罗斯等金砖国家的出口,加快出口市场多元化布局。”

  苦练内功

  坐稳行业地位

  “目前,我们公司产量排名全球第三,老大老二都在美国,但很多美国大客户还是愿意把订单给我们。”中银(宁波)电池有限公司总经理应定华的这番话,着实耐人寻味。

  2003年开始,中银电池在国外生产线的基础上,投入大量研发资金,自主研发符合碱性电池生产特征的自动化生产线,到目前已经更新了4代生产线。其中,中银无人车间黑灯工厂通过数百个传感器,将设备与物料、设备、人互联,实现实时通信、大数据采集和无人化控制,即使把车间的灯全部熄灭,生产线也可维持24小时高效生产运转。

  “原来一条生产线十几个人,现在两条生产线只要一个人。一分钟生产500个电池,产能大大提升。”应定华说,去年公司又从加拿大引进了两条生产线,目前,美国市场一年有近一亿美元销售额,占总出口额的35%。

  “要说关税影响,公司的锂电产品在第一批就被纳入清单,但所涉金额仅为100万美元左右,基本不足为虑。”在应定华看来,对制造型企业而言,利用各种渠道提高生产能力,提升自我装备能力,进而巩固甚至提升行业地位才是跨越贸易壁垒的关键。

  一席话,听得宁波百盈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洲频频点头。李洲是个“空中飞人”,平均每年出国七八次。每次出国,他都会买回一大堆样品,借以分析当地的市场情况和制造水平。“就我在国外看到的情况来说,以前很多东西是中国制造,现在这个比重在逐年降低,取而代之的是东南亚制造、俄罗斯制造。”李洲说,中国的出口连年增长,但是细分到具体产品品类,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比如照明灯具、服装,去年的出口增速分别是-4.5%、-0.4%,玩具的增速却高达30.4%。原因何在?“你别看小小一个玩具,它的供应链很长,一个玩具可能有三四十个模具。当前,产业链简单的行业将非常危险,供应链越短,意味着被海外冲击、替代的可能性越大。”李洲说,产业积淀与供应链培育,最终会构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自主品牌

  不断自我增值

  “500亿美元,再算上将来可能加征的2000亿美元,对我们的影响都不是很大。”宁波伟峰影像设备集团公司执行董事长陆琦此言一出,四座皆惊。

  伟峰影像于1993年成立,从做照相机三脚架起家,薄利多销战略下,企业逐步发展壮大。2009年,公司开始转型做自有品牌,陆续打造了伟峰(WF)、富赛尔(FANCIER)、意美捷(E-IMAGE)、耐思得(NEST)四大品牌,产品涵盖相机配件、摄影附件、影楼用品、广播电视等几大领域,拥有国内35家省级经销商,国外近400家客户分布于68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“现在,自有品牌销售占比为40%左右,好处显而易见,无论人民币汇率怎么波动,公司都不会亏,就是多赚一点少赚一点的差别,因为有产品附加值托底。”陆琦自信地说,目前,公司已建成11万平方米的厂房,组建了强大的研发工程技术团队,能提供持续稳定的品质保证。单以脚架来看,公司具备年产600万只脚架的配套生产能力,稳居行业领跑者之位。

  “另外,我们也涉足高端制造业,比如生产手持稳定器、无人机。”陆琦坦言,目前成长的烦恼在于,由于产品价值比原来的要高6倍,单价高,投保费用也高,资金压力比较大。

  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总经理陆栋表示,面对当下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发展环境,中国信保将立足政策性保险公司定位,强化专业性优势,进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、提升专业服务水平,继续为宁波外贸企业保驾护航。